非物质文化遗产-巴中皮影雕刻技艺

发布日期:2019/01/10 来源:巴中文创

非物质文化遗产-巴中皮影雕刻技艺



巴中皮影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汉族戏曲艺术。流传于四川省巴中市境内的一种民间皮雕传统戏剧人物的工艺美术和民间皮影戏演出两大部分。


这里所指的“工艺美术”是指皮影人物的雕刻制作。选择放血而死的大黄牛皮经过“发汗”、“浸泡”、“刮毛”、“去筋”、“绷伸晾干”、“下料”,待雕刻制作。绘画纸人(又称格子),将要雕制的皮人头、身、四肢分画于纸上,后将纸人画各部分粘贴在牛皮上,用40多把不同类型的雕凿进行棰刻,刻好后上色。再用手工熬制的明油(又称亮油)浸泡,泡得越透明越好。干后用粗麻绳将13处关节部位进行连接,组装成人的身躯和四肢,皮影行业称“桩”,在桩上上三根提签(背部和手)供走影之人操作。只有人头分开单独制作,演戏时按人物角色变化需要装上人头即可。巴中皮影演出中,常有“桩”80多个,男女人头100多个。有“全堂”和“半堂”之分。全堂为4把椅4匹马,半堂为2把椅2匹马。又把“旱排场”和“水排场”全都齐全者称为“全堂影子”。


流行民间

皮影人物民间称“门神”,因其制作过程与民间制作印制门神的木板画和门神人物形象相似而得名。巴中的皮影制作既可作身高0.8尺的“三门神”,也可作身高1.4尺的“二门神”,更可制作身高1.8尺的“头门神”。目前,巴中活态皮影中以“二门神”为主。


皮影演出

皮影戏的演出是真人在亮子上(又称白布 档子)操纵皮人,运用灯光之影,配合真人的道白、唱腔比划各种动作进行演戏。巴中民间称“皮鞑鞑戏”,“皮影儿戏”或“灯影儿”。演出剧目不受限制,但又以神话戏为主,唱腔为川戏的“昆”、“高”、“胡”、“弹”、“灯”。伴奏乐器与川剧伴奏乐器相同,锣鼓打击为主,次为京胡、盖板、二胡、唢呐。巴州城区的皮影伴奏乐器中还有扬琴、琵琶等弹拨乐器,打锣鼓和走影子者必须兼唱。其实,巴中皮影戏就是皮影人演川戏。

皮影戏的演出是在亮子上进行的。而亮子又是挂在由12根斑竹竿组成的一个竹架子上。着地4根柱子称“四大天王”,拉扯“四大天王”的八根横担为“八大金钢”。左边中间有一根不剃枝的立柱,名曰“上天梯”,专挂锣鼓、丝弦之用。竹架正中横绷的绳子叫“中堂绳子”,用来挂正角皮人;左边一根叫“走堂绳子”用来挂女角皮人;右边的走堂绳子用来挂杂角皮人。演出结束要下桩,拨下人头,将头、身分开入箱存放。头放在“帽篓子”里,生角头放在“夹须子”里,兵器放进“宝篓子”里。只有吼班儿头终年不下桩,下了桩皮影剧团会莫生意。


皮影的故事

因皮影戏为“傀儡戏”,所以在巴中皮影剧团班主家的神龛上敬有“傀儡先师”神像。在装皮影子的道具箱子里还放有两个小木雕的菩萨,一个为“田老爷”,又称“田元帅”,他是唐朝一位乐官,皮影剧团常请他出来“勾愿”。还有一位“岳皇菩萨”,演青苗戏要请他出场除蝗虫。

巴中皮影的传承谱系多为家族加姻亲关系。曾口皮影剧团,自湖广填川移民来的杨奎(无后)传给姻亲关系的肖氏家族肖万良——肖之忍——肖太原——肖玉成——肖德秋和肖德和。得字山王茂桃、王廷龙等王氏皮影均在王氏家族中传承。

“皮影戏”属于“傀儡戏”,最早出现于周代偃师的“木人歌舞”和汉时陈平的“刻木为美人”。直到三国的“水转百戏”和隋代的“水饰”。“皮影”称“平面傀儡 ”,经汉代巫师的“弄影还魂术”发展成“弄影戏”。宋代又称“乔影戏”(滑稽戏)或“镞镂戏”。在《都城纪胜·杂手艺人》中又称“手影戏”。“三尺生绡作戏台,全凭十指逞诙谐,有时明月灯窗下,一笑还从掌握来”就是写照(《中国百戏史话》)。


古人称皮影行业为“绘革社”,解放前巴中皮影亦乎如此。《东京梦华录·京佤技艺》载:“影戏,丁仪、瘦吉等弄乔影戏,开始以素纸雕签,后逐步改羊皮雕形,并用彩色妆饰”。在雕形上“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雕以丑形,以示褒贬。”


巴中皮影的兴起

“巴中皮影”始于何时无书可考。据曾口店子河肖氏皮影,肖德秋爷爷的墓碑序中刻有“戏艺为生,影唱为业”之词句,他和得字山王氏皮影均在6—7代人以上。据《巴中县文化志》记载:“川北地区早在宋代就有皮影戏,说明巴中皮影历史悠久。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时,巴中县(今巴州区)共有48个乡场(非乡级政府)就有68个皮影剧团,清杠渡(今清江)就多达3个。皮影制作坊由1949年的13个皮影雕刻作坊,减少到今天的肖德秋、李玉湘和下八庙的张美誉3人了。


皮影发展前景

 巴中皮影,成为巴中灿烂戏剧文化的组成部分,是巴中人民世世代代智慧与劳动的结晶,是巴中的历史文化艺术瑰宝,是巴中历史文化的活化石。他不仅仅是文化艺术表现表演形式,而且也是一种传承中华民族文化道德、反映历史、对人民道德教化宣传的重要载体,人们在观看优秀剧目故事中,弘扬正能量,鞭挞假恶丑,提倡真善美,寓教于乐,潜移默化自觉接受传统文化教育,提升思想品德境界,具有重要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时,也成为我们现实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文化内容和精神实质。


    来源:巴中文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