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这老汉的事,省上有人扛着摄像机去了巴中大山里的这个村子

发布日期:2019/03/01 来源:巴中雀云哥 巴中民事


为这老汉的事,省上有人扛着摄像机去了巴中大山里的这个村子

为这老汉的事,省上有人扛着摄像机去了巴中大山里的这个村子

2019年2月27日,在巴中白庙镇的干沟河村,去了一伙扛着摄像机、照相机的人,巴中民事小编获悉,这些人是省上来的,为了一名老汉而来,这名老汉名字叫陈志华,是一名朴实憨厚的山里老农,而白庙干沟河村,是最偏远的深山村落,这里出了什么事?

      陈志华,上图中在山路中背“背枷子”的领头人物,巴中是属于难于上青天的险道地区,在未进行大规模城镇化之前,没有修通公路以及公路去不到的地方,货物运输都是靠人力的。巴中背二哥应运而生,我们的先辈,几千年来背着货物,行走在大巴山崎岖漫长的山路上,背出了历史,背出了乡愁。

背二哥行程中,走路、歇气、“打幺台”,慢慢形成了一种文化符号,由喊号子到唱山歌,烙进了一个地方的情结中。上面视频是陈志华昨日背“背枷子”时唱的劳动山歌,再现了当年的情景。据悉,昨日省文化馆来人,专程对白庙干沟河村尚存的最后一代背二哥进行场景再现拍摄。

        这些熟悉的画面和歌声,引发了巴中很多稍有年纪的人的回忆。小编老家在南江县一个深山村子里,曾记得,有一年,父亲带着我们几兄弟,和邻居一起背洋芋去白庙镇卖,那时候,公路只到乡政府(泥巴路,少有车),漫长的村道都是走路。在寒冬腊月,早上四五点的时候,点着油灯吃了饭,就着明月朗星,走路上百里去白庙卖。

        沉重的背篼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上山压得人大汗淋淋腿脚发软,平路和下坡还好些。当然,每走一段,就得歇气。有长辈在歇气时,歇下重物时就会对着大山,高亮的喊一声号子。现在的年轻一辈,除非社会倒退,永远不会体会到那些艰辛。


 巴中白庙的干沟河村,地处于通南巴交界的地方,俗称“一脚踏三县”,以前是人力背东西的山村。这个陈志华可不得了,是有名的巴山背二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村民说他去过人民大会堂,上过很多电视,家里有很多的奖杯。


       有市民介绍,陈志华以前当过社长,房屋在山脚下。小时候常听他唱山歌,歌声非常好听,嘹亮悠扬饱含情感。“他原来去山上捡柴,在半山腰有时候会唱山歌,我经常听得忘了放牛,让牛儿去偷吃了人家的庄稼。”这名市民说。

       陈志华的儿子也会唱一点山歌,他孙子基本就不唱了在外面打工。现在村村都通水泥路,山上没公路的的地方基本都没人了,搬进城镇的人也不少。现在的生活中,即使是偏远的深山 村落,也少有人力背运货物的了。

        拍摄现场。

       或许以后,再也没有了巴山背二哥,那些长长的背夫队伍,劳动号子也只仅仅是成了一种记忆和情结,但这大地的温度中,永远都背二哥烙印。

        

来源 巴中雀云哥 巴中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