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背二歌”国家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成果丰硕

发布日期:2019/03/07 来源:巴中市文化馆 文/彭琳


“巴山背二歌”国家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成果丰硕

“巴山背二歌”国家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成果丰硕

彭琳


2月24日,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记录拍摄组一行10余人来到巴中,对我市国家级非遗名录项目“巴山背二哥”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陈志华进行现保护性纪录工作,历时10余天。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黄鸣同志高度重视,并作了重要批示,安排市文化馆、市非遗保护中心派专人全程参与,确保记录工作高效开展。

巴州区白庙乡甘沟河村,地处通南巴的交界处,俗称“一脚踏三县”,距巴中市城区58公里,距白庙乡还有近15公里的泥巴路。25日一大早,拍摄组一行在市文化馆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驱车3个多小时赶到“巴山背二歌”传承人陈志华的住处。一下车,拍摄组就立即准备拍摄设备,摄像机、照相机、调音台、录影机、话筒、照光装置......满满一坝子的录制设备,开始对传承人陈志华老师的深度采访,从“巴山背二歌”的由来、历史依据到传承情况、唱词唱调、工具制作流程等等,事无巨细地采访录制。从陈老师口中得知,巴山地处川东盆地北缘,其地势险恶、大山重重,境内有米仓古道穿越全境,上通长安、汉中,下达巴中、重庆。因沿途交通闭塞,山高路险,商贸活动十分不便,“背”是当地人民与外界进行物资交换的主要运输方式和无奈的选择。于是,人们便把这种背运货物的人称“背老二”或“背二哥”,他们一家三代人都在距巴城58公里的甘沟河靠帮人背运东西为生,陈老师19岁那年当上了“背老二”,他们在背运途中,由于人烟稀少,崇山之间常有猛兽出没,所以背二哥们常常结伴而行。巴山背二哥经过长途跋涉,在又累又饿、四顾无人的情况下,就会用高亢悠扬的山歌缓解疲劳、提神振气。从最初的吆喝、吼叫、呼喊,到后来发展成歌词结构、旋律音调都相对固定,具有一定程式化的山歌,这便是现在的 “巴山背二歌”。

ezgif-4-1b529fbeb6ff.png

为了还原真实,拍摄组便跟随陈老师及其徒弟们的脚步重走当年背二哥们走过的山路,田间等,拍摄他们在路途中或休息时唱的背二歌。沉重的货物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压得背二哥们大汗淋淋腿脚发软,他们每走一段,就得歇气,歇气时就会对着大山,高亢地扯一嗓子,见着什么唱什么,想着什么唱什么。


























如何让非遗艺术传承下去,陈老师绞尽脑汁,他走进校园,免费教孩子们学唱背二歌。拍摄组也追随到白庙乡小学记录陈老师在校园的传承情况。一个多小时地拍摄,孩子们没有感到疲惫,饶有兴趣地跟着陈老师一起唱:“耶嘿!我弯弯那背架儿咧,我一支梭哟那,我是耶,巴山咧,背二哥耶......”陈老师从歌词的意思再到如何发音作细致地讲解,孩子们专注地学唱。“音太高,气都换不过来。”谈到学习感受与效果,孩子们都说,“虽然歌曲难度大,学起来辛苦,但有趣,同时能感受到家乡文化的博大精深。我们愿学、乐学,并坚持学会,更为我们家乡有这样一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而感到自豪。”采访的学生这样说道。当天下午,工作组又随陈老师赶赴白庙乡“巴山背二歌”传习所拍摄,30余名民歌爱好者已整齐的坐在教室里等待陈老师教唱。




市文化馆艺术总监向胜接受专访时说:“巴山背二歌”的表现形态多为一人领唱众人合唱,生动地反映了当时背二哥们的生活状况、劳动场景和内心世界,其题材内容广泛,涉及天上、地下、人间、神界、男女爱情,时政褒贬,特别是歌唱爱情的内容极为丰富。其手法多用赋、比、兴。衬词是在民歌的歌词中,除直接表现歌曲思想内容的正词外,为完整表现歌曲而穿插的一些由语气词、形声词、谐音词或称谓等构成的衬托性词句。与其他民歌多用虚词为衬词不同,“巴山背二哥”的衬词除了常用虚词外,还与巴山其它民歌的衬词一样,常用实词作衬如“贤友儿”、“情兄儿”、“贤妹儿”、“情妹儿”、“情哥儿”等。在曲调结构与调式特征“巴山背二歌”通常为上下句结构,前有吆喝,后有甩腔,并且节奏自由,在每句的结束都伴有悠长的叹息。无论其内容和思想感情都是非常真实的,没有丝毫的掩盖。因为直接,在文人眼里可能不够优雅,但是这种直接鲜活甚至火辣,暗示了生命热流的涌动;因为真实,往往最能打动人心,由此解放被压抑的人性。这就是“巴山背二歌”的自由之美。


“巴中市文化馆作为项目保护单位,2006年被文化部公布为国家级非遗项目,成立了“巴山背二歌”保护中心,建立传习所,抽调专人办公,确定了办公场所,制定了保护实施方案,形成了市、县(区)、乡(镇)、村社对项目的保护网络。同时,将国家级项目“巴山背二歌”的各级财政匹配资金纳入项目保护工作,用于项目的保护和发展。”市文化馆馆长夏铭锺接受专访时说道。


10余天时间,拍摄组十几人驻扎在陈老师家里,每天从清晨录制到凌晨1点左右,陈老师已年近80岁高龄,几度声音嘶哑,感冒加重,依然坚持配合拍摄,他总说,趁他还能唱能说,将他身上的技艺全部记录保存下来是他多年来的心愿。为了丰富采集内容,拍摄组还奔赴南江县采访“巴山背二歌”的省级传承人袁吉芳老师,他详细地讲述了“背二歌”的历史渊源、唱腔唱词及背运工具“二架子”的来历用途,他在原生态的基础上创新运用,将“巴山背二歌”搬上舞台,多次获得国家、省、市级大奖,并参加各类大型活动,获得专家的肯定和群众的好评。 

此次拍摄共录制口述片近30个小时,项目实践片近25小时,传承教学片近35个小时,拍摄照片3000余张,整理文字30000余字,收集各种资料1500余件。

在越来越现代化的今天,各类交通工具取代了背架、背篓,各种现代媒体传播手段取代了“山歌”,“背二哥”这一职业也自然失去了存在的必要,“巴山背二歌”这种及其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已逐渐脱离了原来的人文生态环境。现在会唱背二歌的人不仅及其稀少,而且年龄偏大、后继乏人。由此,开展传承人的抢救性记录工作刻不容缓。对传承人开展抢救性记录,将传承人对传统文化的深刻理解与自身掌握的精湛技艺通过数字化多媒体手段全面、真实、系统地记录,保留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基因,为后人传承、研究、宣传、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留下宝贵资料,对于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构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END


审核:王   洲

编辑:王   欢